首页 »

一群“刺猬”,敏锐在急速刷新的时代

2019/9/11 11:01:39

一群“刺猬”,敏锐在急速刷新的时代

自媒体“刺猬公社”的头像,是薄荷蓝底色上一只刺猬的侧脸。这是视觉总监张晓宇的设计。尖尖翘起的鼻子,代表着刺猬敏锐的嗅觉,在设计者眼中,“这跟新闻人的天性何其相似”。而刺猬的一身硬刺,跟记者手中针砭时弊的笔一样锐利。这刺不是为了伤害别人,而是为了保护自己,正如记者揭露社会丑恶,是为了保护这个社会。

“刺猬公社”的发起人叶铁桥,就是这样一只“刺猬”。

 


幕后:讲述新闻“捕手”的故事

 

2006年,叶铁桥进入中国青年报特别报道部工作。在形形色色的新闻现场,他“潜伏”过,“突围”过,被拒绝过,也被怀疑过。大概是湖南人“吃得苦”、“霸得蛮”、“不怕死”、“耐得烦”的天性,令他一次次于迷雾重重中拨云见日,接近真相。

 

为了调查某地教育部门的钱权交易,他几番受挫,才找到最合适的采访对象。当部门领导凌晨2点审完稿催他“安全撤离”时,他没有忘记保护好自己的消息源。因为他知道,稿子见报后,黑幕才刚刚揭开,他不能让采访对象陷入险境,“报道做完后,我可以拍拍屁股走人,但他们也许得在那里待一辈子。”

 

为了追踪某地官员公款出国游事件,他辗转联系到最早爆料的匿名网友,对方花50元钱专门办了个手机号码,接受了长达一个半小时的电话采访。在采访中,他发现这名网友思路清晰、思考深刻、关心时政并且富有正义感。谈到匿名发帖的原因时,对方说:“我虽然是热血青年,可我也知道一个人的一腔热血要洒对地方,没洒对地方,连棵路边的野花都浇不活。”

 

一篇新闻报道背后,到底发生过哪些有趣的事情,充斥着怎样戏剧化的细节?在媒体呈现出来的事实以外,亲历者究竟有过什么样的艰辛与纠结?

 

很多记者都有这样的经历和感受,但那种故事,通常都在朋友的聊天、同行的聚会中被消化了,叶铁桥觉得很可惜。

 

“把这些故事整理出来,与更多对真相本身感兴趣的人分享,不是很有意思吗?有时候,它们甚至可能比新闻本身更有价值。”叶铁桥告诉记者。而这,正是他创办“刺猬公社”的初衷。

 

2014年7月20日,福喜公司的食品安全问题经由上海电视台记者两个多月的卧底被曝光,引发社会的广泛关注。7月21日,叶铁桥通过朋友找到了参与暗访的记者,做了一个访谈,挖了不少暗访的幕后故事。

 

7月22日,一篇题为《两月暗访:对话潜伏“福喜”的上海电视台记者》 的文章推出,标志着微信公众号“刺猬公社”正式上线。

 

当时,“刺猬公社”只有叶铁桥和另外几名主创成员关注,除此之外,一个粉丝也没有。不曾想,第一篇访谈推出几个小时后,阅读量达到了6000多。这样的效果也验证了叶铁桥的判断:“新闻背后的故事”不仅有用户需求,而且是稀缺内容。

 

这类访谈,后来形成了一个固定栏目——“幕后”,成为“刺猬公社”的主打栏目。随着人脉的建立和打通,每当有重大新闻事件发生,“刺猬公社”总能找到离新闻现场最近的记者,让他们讲述报道背后不为人知的故事和感悟。

 


推荐:顾问团精选出好看报道

 

浩如烟海的新闻报道中,哪些真正值得一读?

 

每一周,“刺猬公社”都会为用户推荐1篇到3篇不等的“一周优秀深度报道”和“一周优秀财经报道”。被推荐的作品,出自“刺猬公社”一支由数十名新闻专业人士组成的顾问团,他们有的是知名媒体的主编、副主编、资深记者,有的是高校从事传媒研究的教师。

 

“我们正处于一个信息爆炸的时代,这种形势下,哪些报道才是真正‘好’的东西?我们觉得媒体人比较有发言权。”叶铁桥告诉记者。每周一次的推荐,就想帮助大家在对各种信息应接不暇的状态下,快速找到好看、耐看的报道。

 

比如,最近有一次“一周优秀深度报道”,推荐了 《财经》杂志的《“兰菌净疫苗”风波》,理由是“一款不是疫苗的药物,却在中国各基层医院被当作疫苗推荐给每一个孩子,这其中经历的每一步过程,《财经》都努力找到了真相。只要有一个环节的人是认真负责工作的,这荒诞而令人恐惧的事实可能就不会发生,也不会持续8年之久”。

 

值得一提的是,这些推荐不限于传统媒体,也涵盖了不少新媒体渠道。像搜狐新闻的尼泊尔震区报道、网易新媒体调查报道公号“路标”的贱卖国资案调查等,也在近期“刺猬公社”推荐的视线范围。

 


榜单:用上了专业的数据挖掘

“刺猬公社”还有一大特色,就是打造了一系列颇有影响力的媒体排行榜,如“全国主要综合性日报公号排行榜”、“中央及省级电视微信公号排行榜”、“全国主要政经类杂志微信公号排行榜”等。

 

承担数据支持的,是叶铁桥的合作伙伴、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沈阳。沈阳成立了专门的数据挖掘团队,每天都能够对数十万个微信公众号的信息发布情况、阅读量、点赞数等,做以全面监控。之所以选择一周作为排行周期,也是考虑到这个时间段能够比较综合地反映出一个媒体公众号的表现。

 

目前,“刺猬公社”得到的反馈是,这些排行榜受到了相关媒体机构的重视。在榜单的“敦促”下,一些具有竞争关系的媒体出现了你追我赶的现象,一定程度上促进了传统媒体的转型。

 

叶铁桥认为,从长远来看,竞争的最终受益者还是普通用户。

 


出发:从“一个人”到“一群人”

 

从去年10月开始,叶铁桥开始负责《中国青年报》的新媒体项目,无法腾出很多时间管理“刺猬公社”的运营。好在,经过了几个月的实践,团队的其他成员已熟练掌握了操作流程,无论是选题的把握度还是采访的成熟性,都令叶铁桥感到“特别放心”。

 

叶铁桥说,“刺猬君”是志趣相投的一群人,彼此有默契,做事也挺靠谱。要说“缘分”,还真有。他给记者讲了一件趣事。有一位在日本北海道大学学新闻的留学生,有一次回国时做一组中国媒体人的访谈,恰好访谈到了叶铁桥。谈话间,这位女生提到他们在学校某次博士生讨论会上分析了“刺猬公社”的一篇原创文章,就谈了自己的看法和兴趣,然后向叶铁桥打听“刺猬公社”的情况。叶铁桥当时就震惊了。当他邀请这位女生加入“刺猬公社”时,轮到她震惊了。不过他们很快一拍即合,现在这位留学生是“刺猬公社”驻日本的媒体观察员,经常发回有关日本媒体的动向和信息。

 

从纸媒到新媒体,叶铁桥的感受是,过去当记者有点像“一个人在战斗”,虽然偶尔也会有同事跟你搭档,但总体来说,这是一个比较个体化的工作。而在“刺猬公社”,那么多对媒体有兴趣的人组成了一个共同观察和思考的平台,是一群人。就像一位外国政要所说,“如果想走得快,就一个人走;如果想走得远,就要一群人一起走。”“之前,我们都是一个人在走;现在,变成一群人一起走。这就是‘刺猬公社’带给我们的一个转变。”叶铁桥说。

 

不变的,是这群人同样的“刺猬属性”。时政漫画家邝飚曾为“刺猬公社”画过一幅漫画:“刺猬君”左手长笔如戟,右手挥舞象征自由的蓝色大旗,表面平和,内心坚韧勇敢。在这急速刷新的时代里,它试图保持敏锐,寻找激动人心的旋律。

 


对话

解放日报·上观:“刺猬君”都是些什么人?你们平时怎么联系?

 

“刺猬君”:团队现在有近30人,其中有些“刺猬君”分布在美国、日本、中国香港,是我们的驻外观察员。

 

我们是一个线上的团队,一部分人会经常见面,也有些“刺猬君”从没见过面。每周六晚上,我们会用语音通讯软件开一个一周总结会,平时则是在群里交流。

 

解放日报·上观:“刺猬公社”的自我定位是“泛传媒圈的观察与报道者”,你们的粉丝是否都是传媒人?非专业人士能否从中获益?

 

“刺猬君”:目前,我们的近10万粉丝确实以媒体从业者、高校新闻传播方向的教师和学生为多。不过,“刺猬君”觉得在媒体转型的大环境下,普通人也需要转变自己的观念,媒介素养对很多人都很重要。现在很多新鲜的信息是通过新媒体发布的,新媒体产品和工具又层出不穷,如果不知道如何甄别和使用,就可能会和时代脱节,甚至可能很难与周边的人沟通。

 

解放日报·上观:目前新媒体上“拿来主义”泛滥,“刺猬公社”是如何自我保护的?

 

“刺猬君”:确实,如今800多万个微信公众号中,侵权成风。为了坚持做原创,“刺猬君”也是蛮拼的。去年9月1日,我们发布了版权声明:除特别情况,“刺猬公社”不再授权免费转载。我们理应为用户提供独家原创内容,所以不希望他们在别的渠道看到重复的内容。一个负责任的公众号,首先要做到的就是不侵权,不滥发。